留下小红心小蓝手评论的全是天使!(´ε` )♡

【渣反/冰九】懒回顾

☆ooc

☆短小

☆感觉好久都没有写垣九了……回头码一篇(ง °Θ°)ว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 偌大的魔宫内,在繁杂的脚步声与女人衣裙慌乱摩擦所发出的响动过后,渐趋于一片死寂。

  

  洛冰河斜倚在尊位上,修长的手指缺乏血色,松松握着一个做工精致的酒杯,里边琥珀色的液体摇晃着,几乎顺着雕花的杯壁倾溢出来。

   

  突然,洛冰河把酒杯丢回桌子上,“噹啷”一声,惊得一旁侍从浑身抖了一抖。接着就看到洛冰河拢了拢半敞的魔尊...

四名景

  柳溟烟写稿

  纱华铃爆衣

  沈清秋装逼

  洛冰河嘤嘤嘤

  突然发现以前涂的小飞星

  话说有谁能教我上色(*´罒`*)

【渣反/冰九】日常愤怒冰哥

☆真•短小

☆ooc

☆私设冰九已经在一起(。・ω・。)ノ♡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洛冰河循着追踪蝶,一路向前。

 

  那蝴蝶经过了赌坊,穿过了珠宝铺,在扇子摊上转了几圈,最后飞向一间装潢浮华的楼房。

 

  青楼。洛冰河的脸瞬间黑了下来。

 

  更糟的是,那蝴蝶在这间青楼前,停了下来,乖巧地落回了洛冰河的指尖。

 

  沈清秋就在里面。

 

  这家伙……洛冰河跨进青楼,青楼的老鸨立刻迎上来:“魔尊大人。”...

【天官/风情】童话故事之一

 ☆ooc

☆改编自《格林童话》

☆双十二快乐吖

……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从前有一个慕情,他有一个母亲,母子俩相依为命,住在村头的一座小屋里,靠纺纱、织布和缝衣服维持生活。慕氏教慕情做针线活儿,好让他以后可以养活自己。

  慕情十五岁那一年,慕氏病逝了。慕氏死前,把小房子、纺锤、梭子和针都留给了慕情。从此,慕情,靠纺纱、织布、做针线活儿维持生活。

  当时,有一位风信王子正在周游全国,想找一位妻子。风信曾说,他的妻子应是一位有富有又贫穷的人。所以当王子来到一...

【渣反/冰秋】此间月明

☆ooc

☆打飞机文笔

☆算是糖吧……

☆我敲!码完的时候手机突然抽风了……这篇文我码了两遍……有些细节都不记得了😭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 洛冰河走出屋,便看见沈清秋立在月下,仰着头看天,一身青衣几乎被映成了白色。

 

  今夜的月光很清澈,轻柔的铺在沈清秋身上,仿佛镀了层剑光一般,清晰地勾勒出他的侧颜,把他描摹得如同谪仙一般出尘。洛冰河看得心头一窒,忍不住上前,把人拥入怀中。

 

  他环住沈清秋的腰,把精致的下颌搁在沈清秋肩头,隔着软软发丝对那白皙的耳朵道:“师尊在想什么?”

 

 ...

跟风

会不会是一条零评的文字……

如果有五条评论我就发糖

2018的我看破红尘,心若止水。´-ωก`

tag↓

娘的,冻死我了。

终于感受到了飞机菊苣的痛苦。

【天官/双玄】当风师心情不好

  师青玄有一天接到通灵,对方让他上鬼界去找血雨探花。

风师娘娘刚刚丢了心仪的小裙子,心情十分糟糕,想也没想就回了句。


  师青玄:上上上,上个鬼啊!


  贺玄:……


  还真是上个鬼啊……

【天官/花怜】殿下你的运气真好

☆ooc

☆之前说好的【哔——】戏

☆别举报我啊

☆花城主保佑我月考考好我再给您加【哔——】

@孤亦江北 你要的野战! @仓鼠太白 你的骰子play!
……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 花城推开门,扑鼻而来的就是一阵浓烈的酒香。

  

  “哥哥?”花城反手掩上了门,问道。

  
  “三郎?”谢怜转过头,看向来人。

  
  花城怔了怔,上前把谢怜手中的酒坛拿走,视线却不自然地粘在了谢怜脸上。...

1 / 5

© 央祺 | Powered by LOFTER